文章分类

当前位置:首页>365棋牌游戏币>着作课题>他山之石 可以攻玉——抗癌实例和抗癌经验(一)

他山之石 可以攻玉——抗癌实例和抗癌经验(一)

发布时间:2015-02-10 点击数:1647

??? 和癌症作斗争,千真万确是你死我活的斗争,所以必须最于斗争,关于斗争
第一节? 奇迹在你手里——高文彬(自述)

??? 从头说起:1976年6月的一个早晨,我突然感到右肋? 岔气似的疼痛,到海军医院检查,病理检查报告:肺癌。当年8月31日,解放军总医院为我做手术,开胸一看,纵隔及肺门淋巴广泛转移,无法切除癌肿,只好又缝合。接着服中药,做放疗,化疗。
??? 不明真相:我怎么也没有想到病情已经到了不能手术的程度。文化大革命中我被关牛棚5年,恢复工作才4年,就得了不治之症,实在使人感到惋惜,感到遗憾。不过当时我还没确切了解自己的病情。人们怕我承受不了,好心地瞒着我,我的领导、亲属和医生共同编个假病例——良性肿瘤,已切除右肺中叶。可是从同志们的表情、神态,使我感到不对劲。我断定他们在弄虚作假,我决心不再问任何人,想办法看病历。
??? 面对厄运:过了几个月,我有机会拿到了病历,一看病理报告全明白了。怪不得人们那样反常呢,原来是“绝症”。再看手术记录:手术没有做成。这可就严重了,这份手术记录让我心里“咯噔”一下:既然打开了怎么一点也没动呢?这一下我倒也踏实了。既然作了最后的宣判,那就应该面对现实。生死的自然规律是不可抗拒的。过去对待问题是向前看,向前想,今天在死亡面前,该回头想一想了:战争年代多次遇到危险,身边许多战友牺牲了,我能幸存下来,看到新中国的成立和参加四化建设,够幸福的了。当然,病情是严峻的,我只有横下一条心认真对待就是了。但是我并没有做死的准备,所以我在治疗过程中,还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:写写东西,找有关同志谈谈工作,聊聊方针大计,因为我在生话上、情趣上没有任何反常表现,所以连与我朝夕相处的医生、护士都没有察觉我已知道了病情。两年以后,一直为我治疗的西医、中医医生都说:我们看过那么多的病人,还没有见过象你这么坦然。我为什么得知真实病情后能不动声色呢?我觉得,我的病情对领导、亲友和孩子们的震动够严重的了,如果我再表现出生离死别的情感,气氛将更加低沉、悲伤,这对跟疾病作斗争极为不利。在这样的时刻,真正需要考虑的问题是,如何珍惜这短暂的宝贵时间,做出最后的努力。还有,我要尽量瞒着老伴。我们两是从小由父母包办成婚的。1941年春天,她21岁,我20岁时,根据组织决定我离开家了,音信全无,到1951年我们团圆,离别整10年,她要是知道了我的真实病情,肯定承受不了。
??? 逼上梁山:我在放疗、化疗过程中,出现了许多使我难以忍受的症状,比如吃不下饭,咳嗽得不能入睡、头疼、头晕,下肢肿,血相低,肝功不正常等等。
??? 1977年春,我的一位挚友向我介绍郭林新气功,说是能冶癌,效果很好。我对气功很少了解,将信将疑。我去找给我做手术的301医院胸外科主任黄孝迈教授,黄主任说:“看来这还是个出路。”他又说:“外国人治癌只有3手:手术、放疗、化疗;咱们中国人还有中医、气功,比外国人多两手。这些话很有份量,它使我考虑:我虽然不怕死,但不等于不想活。而要想活,就必须寻求生路。于是我逼上“粱山”,去学气功。
??? 一天两天,一月两月,病情逐渐好转,吃饭有食欲了,身上有劲了,精神好了,特别是听老师讲述气功治癌的道理之后,知道了一点所以然,信心也增强了。光练行功,就要走一万步。练完之后,我就想,今天又消灭了不少癌细胞,又打了胜仗。就这样边实践边认识。我感到中晚期癌症患者,练练气功也是一种办法,它和现代医学结合起来,确实是一种现实可行的抗癌手段。
出乎意料:在当时给我做开胸检查之后,人们一致认为预后情况不会好。所以当我活过第一年后,医生高兴地说“不简单”;第二年又说“真不简单”;第三年则说“真是奇迹”;第四年以后,最熟悉??? 我的情况的两位中西医主任异口同声地说:“这是出乎我们意料之外的”。1976年我刚得病时55岁,现在年近古稀,精力体力和同龄人相比。还是比较充沛的。我写了一本《癌症患者话抗癌》的书。受到不少人欢迎。
??? 谁的功劳?这些年来经常有人问:你能有今天主要是靠谁的功劳?是西医、中医?还是气功?我说主要是我的功劳。你们别笑,这是真的。因为我对病情非常冷静,所以我才能主动地接受治疗、配合治疗、参与治疗、自我治疗。否则,将会是象人们预言的那样,只能活上一年半载。
??? 我认为我经历的开胸探查、放疗、化疗,请中医会诊、练气功等,整个治疗过程和治疗方法,是一条中国式的综合治癌之路,离开哪一家也不行,哪一家出差错也不行。所以我对西医、中医医生和气功师都是非常感激的。这里也都有他们的功劳。一点体会:不论干什么事情,要得到成功,必须要有一点精神,要有正确的思想指导。我与癌症的斗争,就是以辩证唯物主义作指导,“战略上藐视敌人,战术上重视敌人。”我没有被“绝症”所吓倒,而是横下一条心认真对待。对于各种抗癌办法,各种抗癌药物,不管宣传得多么诱人,甚至于有的人夸海口,说大话,打保票,我都要做深入的调查了解,分析研究,尽量做到去粗取精,去伪存真。就是正正经经的办法,货真价实的药物,也必须从实际出发,坚持“保存自己。消灭敌人”的治疗原则,得不偿失的事更不干。从一开始我就坚持实践、认识、再实践、再认识的观点,总结经验教训,增强自觉性,减少盲目性。和癌症作斗争,千真万确是你死我活的斗争,所以必须敢于斗争,善于斗争。
??? 下面我仅从三个方面,谈谈我的意见:
(一)坚持斗争,决不“缴枪”
??? 对于癌症,由于缺乏早期诊断和令人满意的治疗,所以一旦发现并确诊时,往往已是中、晚期,其死亡率是很高的,目前我国癌症的发病率、死亡率在逐年提高,已经接近国外最高水平。这就造成人们恐癌,畏癌的不正常心理。似乎只? 要得了癌,就必定要死亡,不可能有存活的希望。再就是一? 些文艺作品的渲染,增加了人们对癌症的心理恐惧。如有的戏? 剧,电影、电视剧,为了激化矛盾,造成强烈的戏剧效果,就让戏中的关键人物(或与关键人物关系密切的人)患癌症。患者可以死,也可以不死。死了的就确诊癌症,不死的则是误诊。而让癌患者出场的目的,就是叫他死(还没有看到有活下来的)。这样,就广泛地形成一种社会偏见。只要得了癌,就一定耍死。这使有些人一旦经检查确诊为患癌症时,就如霹雷轰顶,死在临头。由于怕死,而被死紧紧困扰,使自己在情绪上受到严重的打击和折磨,造成心理的、生理的多种症状。最明显的是吃不下,睡不着,生理功能失调,抵抗力下降,造成一些复杂的恶性循环,并不断加剧,甚至急剧恶化,过早地死亡了。更有甚者,有的患者由于心理极度失常,产生绝望而自尽了的。连有的医务工作者也发生类似情况。如果在癌症面前缴械,精神一垮,癌细胞便如脱缰之马,得以作祟逞凶,致患者于死地。这说明心病比癌病更严重。
??? 另一些患者,由于能认识到心理因素和癌症的辩证关系,则采取了截然不同的态度。他们开始也难免惊愕、困惑以及种种不安的思绪,但是能够较快地面对现实。作为辩证唯物主义者,我们应该认识到精神对物质的反作用。要坚信健康的精神能够保持各器官功能的平衡,激活抗病因索,增强免疫功能,提高抗病能力,进而减缓癌细胞增殖周期,甚至使癌细胞逆转。在同样治疗条件下,有不少患者由于在战略上藐视,战术上重视。精神振作,治疗得当,从而超过预计的存活期,多活3年、5年、10年,健康地活了下来。
??? 至于我自己是属于哪种情况呢?当然是后者。经常听到人们对疑难病患者作思想工作时说:要乐观、要坚强、要有信心。等等。所谓乐观,当然不是指得了癌症,而是指战胜癌症。哪有得了癌症还乐观的呢?我可不乐观,乐不起来。但我对生活是乐观的,对人类终究能揭开癌细胞的奥秘,征服癌症是乐观的。至于在我可能存活的时间内,是否能征服得了,也许有这个可能,不过谁也不可能作肯定的回答。但是,无论如何我都有信心,相信我能实践我对别人做思想工作时说过的话,相信我能经得起人生最后的考验。不管病历上是怎么写的,也不管人们怎么议论,反正我的思想是平衡的,我的情绪是稳定的,我的生活是有规律的。我始终没有失掉健康人的思想感情。大家欢乐的事,我同样欢乐,大家开心的事我同样开心。看书、看报、听广播、看电视,吃饭,睡觉,娱乐,没有任何反常现象。我还写点东西,和同志们谈谈思想,谈谈工作,解决一点有实际意义的问题。在我这样做的时候,有的同志还替我难过呢:“死到临头,还蒙在鼓里”。我当然没有蒙在鼓里,我心里清清楚楚,明明白白。我的家人,尽管为我的疾病担心,为我的生活操劳,但是,因为我比较平静,周围的空气也就不那么太紧张,基本上是处在正常的生活秩序和平静的生活气氛之中的。大概就是因为我能泰然处之,没有受心源性、医源性刺激,因而才能平安地躲避了最易使人惊恐不安的不寻常的时刻。在这个基础上,才有可能赢得时间和癌症作斗争,而在和癌作斗争的实践过程中,便逐步产生和增强了抗癌求生的信心和决心。
??? 我体会到,癌症患者如果能够科学地把心理卫生和药物治疗结合起来,不受或不受心源性、医源性的刺激和干扰,在现有治疗条件下,就能够延长存活期,提高存活率。
??? 一个人的精神状态,不仅仅是得病之初能否顶得住的关键,而且也贯穿于抗癌的全过程之中,是取得疗效和康复的关键。要处理好下面所谈的几个问题,都离不开精神这个因素。
(二)科学治疗,避免失误
??? 因为癌症是“不治之症”,往往容易出现医源性的问题。但是年复一年,人复一人的延用不恰当的治疗方法,却不接受必要的教训,对此,医患双方都应该认真加以思索。
??? 我在确诊为肺癌之后,医生经过慎重研究,决定手术。开胸之后,目睹手摸,与术前检查情况有相当大的差异——“见右肺中叶与心包部分粘连,右肺上叶尖段有陈旧性结核病灶。右肺中叶及下叶肺门有转移之淋巴结,质坚硬,固定;将右肺上叶之动脉及肺上静脉游离,发现在右支气管之后方及总气管隆突下有坚硬之转移淋巴结,且延伸至左侧纵膈而难以确定其界限。由于肺门及纵隔有广泛转移淋巴结,即便行全肺切除亦难以彻底清除,故于淋巴结之表面放置不锈钢之标记,以备日后行放射治疗。”以黄孝迈主任为首的几位医生,经过周密研究考虑,认为手术已无实际意义,便决定放弃手术,原封未动关上了。但是经过开胸探察,把情况彻底搞清楚了,还保持了脏器的完整性。
??? 做放疗之前,医生曾考虑到肺癌对放射线不敏感,效果可能不理想,要向病人单位领导和家属讲清楚。可是放疗的结果经镜检,右肺中叶原隆突处恢复了原状,取粘膜化验为阴性,比预计的效果好。医生、家属和我都很高兴。
??? 由于化疗出现了强烈反应,便把原来计划的三个疗程,只做了一个疗程就终止了,所以没有造成大的影响。在我第一次化疗以后一年左右的时候,曾经有一位医生提议进行第二个疗程的化疗。黄主任认为不必要再化疗。又有一位医生说:“如果能够耐受的话,化学药物成倍增加,效果可以成百倍增加”。这话听起来多么鼓舞人心啊;我赶忙去请教黄主任。黄主任说:“别听,这是本本主义”。他如此明确而肯定的答复,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
??? 这虽然已经是十年前的事了。如今我竟然能够意外地活下来的事实说明当时开胸探察是正确的,放疗是正确的,停止二程三程化疗是正确的,安排吃中药做气功是正确的。一句话对我采取的所有治疗措施,经过实践的检验,说明都是正确的。回顾这段经历,使我感到非常幸运,非常感谢黄主任以及为我精心治疗的医生和精心护理的护士们。由于医生高超的医术、高尚的医德,使我在治疗过程中,没有造成心源性、医源性问题,第一没有吓死,第二没有治死,第三活下来了,而且还活得满不错。这应该说是由黄主任决策,采取西医、中医、气功综合治疗的结果。这样成功的经验,随着医学科学的发展,将会越来越多。晚期癌症病人超过预计时间存活下来的人也会越来越多。这是毫无疑义的。但另一方面,有些问题还是应该引起重视的。治疗的本意是要争取治愈或延长生命,至少不能加速死亡。可是有些治疗恰恰相反。我这十年来接触的大量病人中,有相当一部分就是由于主观主义、本本主义的诊断和治疗,给病人及其家属造成了终身遗憾。这给我一种印象:癌症固然可怕,但是主观主义、本本主义的治疗,更可怕。这是癌症病人非癌症死亡的主要客观原因之一。
??? 病人在治疗之中,必须尽量避免以下几种比较常见的情况:
365棋牌游戏币??? 1化疗不当。当前治疗癌症的方法中,用得最多的是化疗。它可以杀伤癌细胞,但必须注意它的毒副反应。因为它一不讲“政策”,二不讲“法制”,敌我不分,乱打乱杀,对人体全面打击,造成正常组织的损害。所以在接受化疗的时候,一定要搞清楚癌的种类及严重程度,身体状况,脏腑功能等等情况,周密考虑,确定是否进行。如果决定化疗,必须了解所用药物的药性、治疗量、中毒量,一个疗程的总量是多少,以及给药方式,化疗的疗程设置等;出现毒副反应时如何处理,即如何保护患者的血相,胃、肠、心、肝、肺等脏器功能等。不能采取先化下去再说的态度,认为好就好,不好也没办法。对化疗过程中可能出现的问题应该有一个比较切合实际的估计,决不能草率从事。化疗盲目性很大,务必慎重,要仔细权衡利弊,否则就要吃大亏。比如有的病人确诊并不算晚,而且做了乎术。但是为了预防其转移,接着便进行化疗。在一两个疗程之后,发现锁骨淋巴转移。再一个疗程之后又双肺转移。出现这样的后果,说明化疗是不成功的,应该停下来,认真分析研究。然而有的医生却还要患者继续进行化疗。这种边化疗边转移,越化疗越恶化的情况是屡见不鲜的。这样的治疗到底是治癌,还是治人,实在值得怀疑。我奉劝有类似情况的病人要当机立断,尽快终止化疗。再比如:有相当一部份中晚期病人,有的并无明显症状,有的虽有症状,还没有大的痛苦。但有的一经化疗,副作用来势很猛,食欲、睡眠、体质大幅度下降,伴随出现痛苦的症状;有的白细胞减少,血小板下降,甚至到必须监护的程度,有的重要器官、造血功能、免疫功能受到干扰或损害;有的竟一蹶不振而倒下了;有的通过营养、药物慢慢恢复,有所好转时又要继续化疗,使病体螺旋形下降。直率地讲这样的治疗,根本达不到预期的目的,不过是加速死亡而已。
??? 最使人难以理解的是,有的医生从国外学了一些什么方法、方案、计划,不加分析,便生搬硬套,盲目施治,结果不但没有给病人带来希望,反而给病人和家属造成终身遗憾。对于这种本本主义的治疗,病人一定要坚决抵制,拒绝接受。
??? 我讲了许多化疗的消极方面,并非一概否定化疗,而是否定本本主义的治疗,赞成科学的治疗。有些癌症适于化疗,化疗是有效的。即使是这类情况,也应该因人因病而异,辨证施治为好。比如未分化小细胞的癌肿对化疗比较敏感,又效率较高,一经化疗,肿瘤能够缩小,或者消失。但有效反应时间比较短,容易复发,其疗效不易巩固。有的需要化疗,但由于身体原因根本不能进行,如果配合中药,气功综合治疗,提高免疫功能和抵抗力,提高病人对化疗的承受能力,化疗便能够顺利进行,并能巩固其疗效。
??? 2不分主次。有的人癌症和其他急症同时并发,这就要仔细分析病情,首先要把危及生命最严重的病作为主要矛盾治疗,切不可不加分析地一律把癌作为主要矛盾去抓。否则,就注定要出问题。这里举几个对比鲜明的病例:有三例都是患者在治疗急症时发现了癌细胞,其中两例是心梗病人和脑血栓病人,痰里发现了癌细胞,其亲属倍加紧张。但医生要其亲属镇定从事,防止忙中出错。经分析研究,癌虽然是恶症,但不是急症,可以从长计议;而心梗和脑血栓是主要矛盾,应放在首位。医生的分析正确,治疗得当,采取的其他措施也符合实际情况。加之家属思想转变后,积极配合,预后情况相当理想。另一例是病人发高烧吐血痰,经检查是肺结核病。施行对症治疗,热退了,血痰没有了,病情明显好转。此时却在痰里发现了癌细胞,空气便骤然紧张起来,各项检查接踵而来。病人在这种紧张的气氛下,体温升高,又吐血痰,食欲减退,痛苦得很。但是没有把这些当作主要矛盾来抓,而是转向全力治癌,化疗、放疗一齐上。然而,虽然经全力以赴的积极治疗,却并没有出现预想的效果。病人在难以承受的痛苦中,仅仅存活了几个月。再举两倒肾癌病人,其病情差不多,都做了手术。其中一位病人体质好,最初是放疗,化疗一齐上,以后在两年内,又做了三个疗程的化疗,结果存活了三年。另一位病人认为自己体质弱,对化疗的副怍用,特别是化疗对肾功能的副作用必须重视。如果化疗使另一个肾受到损害,将造成严重后果。因此她的治疗原则是:一定要保护好仅有的一个肾。虽然也出现过可疑的情况,但她无论如何也不做化疗,而是坚持中药,气功治疗,现在已经六年了,情况很好,她不但能参加工作,还能外出游览,学会游泳,并能冬泳。
??? 3勉强就治。往往有这样的情形,病人感到如果治疗继续进行下去,问题严重,就想停止进行,或者缓期进行。可是医生却坚持要继续化疗,并说:“如果不作化疗,以后出了问题可别后悔”。或者说,“你不按计划进行化疗,出了问题我们不负责任”。其实,既然得了癌症,就已经承担了癌症后果的全部责任。而且癌的“特定含义”就是“不治之症”。所以哪怕是由于医疗失误造成的问题,医生可以不承担什么责任。但是医生这样的态度,往往使病人很为难。听吧,明知后果不妙。不听吧,又怕被认为不服从治疗,以后遇到问题不好办。所以,有的患者只好硬着头皮上。依我说,你要想多活几天,就不要怕别人吓唬,就要按自己认为正确的办。不过话又说回来了,如果是请中医治疗,可以由患者自己选择,愿意找那位治就找那位治,不愿意治就不治。而广大干部、职工都有自己的医疗单位和合同医院,自己不能因病择医,多数患者终究离不开自己所属的医院。因而就不能坦率地陈述自己对治疗的希望。这确实是一个实际问题,不承认这个现实也不行。但这种情况毕竟是个别的,绝大多数医生的医德是高尚的,是实行革命的人道主义治病救人的。他们满腔热忱地倾听病人的意见,以科学态度尽力治疗,并能从感情上理解,体贴患者,对患者做热情、细致、耐心的思想工作,使挣扎在死亡线上的患者感到满足和安慰。
??? 4主观臆断。医生也好,病人也好,都要从实际出发,千万不能主观臆断。人是会生病的,即使是健康的人也难免生病。癌症病人经过手术、放疗、化疗,免疫功能受到损害,抗免能力极低,得病的机会就更多,经常会出现一些症状,如果有什么不舒服,既不能排除转移,也不能认定就是转移,一定要有根据地加以鉴别。有一位病人患晚期肺癌,开胸探察、放疗后,结合中医、气功治疗已经数年,情况良好。由于主客观原因多次感冒,因而出现了障碍性疾病,其症状是下肢肿,有腹水,小便不畅,气不够用,不能平卧。开始被确认是转移所致。经多次检查肝、肾,拍胸片,做CT都没有发现转移,按照常识分析,应当考虑心脏的问题,即左肺癌放疗时波及左心,进而影响到右心,因而出现以上症状。经专家多次会诊和检查,确认是心包炎所致。可是主管主任硬是不尊重这样的客观事实,不作全面细致的观察与分析。没有掌握任何确凿证据时。仍一味坚持是转移所致。至于转移到哪里?也不知道。再做重复检查,进一步给病人造成心理的、生理的严重不良影响,病情不断加重。就这样折腾了一年时间,确凿的证明仍然是心包炎。但病人终因油尽灯灭,被拖死了。这样罕见的长时间的误诊,竟然在现实生活中发生了。而尤其令人难以容忍的是病人死后,医生不但没有认真总结经验教训,反而转嫁责任,诿过于人。良心何在?医德何在?癌症病人这样不明不白地死于不该发生的误诊、误治,实在是太冤枉了。
??? 病人毕竟是病人,我知道的情况不多,局限性很大。所谈的这些问题,无非是希望病友们要善于掌握自己的命运,在治疗过程中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:
??? ①把自己感觉到的所有问题以及过去的病史,如实地向医生讲清楚。
??? ②请医生把诊断和治疗计划讲清楚,如有不便,可向家属讲清楚。要特别强调:如果医生想把自己作为临床试验对象,必须把利弊如实告诉本人,并征得本人同意方可进行;不能把病人蒙在鼓里,不能说假话。
??? ③对治疗有什么希望,要求、顾虑,要明确的向医生提出来;治疗中出现什么反应,要及时向医生报告。
??? ④尽可能多向几位医生请教和多向几位病人咨询,看一点有关的书,增加一些可供参考借鉴的常识。
??? ⑤一定要有主见,不管问题多么严重都要冷静、镇定,不可操之过急;要有章法不乱套,争取做到最大限度地保护自己。
??? ⑥要以科学态度对待医生。如果医生已经尽了最大努力,已经无能为力,切不要难为医生,要体谅、感谢医生。医生毕竟是搞科学工作的,要坚持实事求是,如果过分勉强,使医生不得已搞一些治疗,这对自己对医生都是不负责任的。
(三)遵重科学,忌乱投医
??? 癌症,往往给人心理上造成一种很难适应的压力。尤其是晚期患者,压力更大。病人及家属,求医心切,总想能找到什么灵丹妙药。往往乱投医。或为了增加保险系数,总觉得办法多一些好。还有一种心理:既然得了癌,总不能在一棵树上吊死,万一能找到一种办法或一种药能起作用,不就得救了吗?于是就千方百计地去求医问药。然而现在的医学水平对于癌症还没有什么特效药、特效办法,而患癌的比例和人数却日渐增加,有的地区死亡率也在上升。癌症既是疑难病,又是一种常见病、多发病。征服癌症,已经成为国内外大力研究攻关的项目。在这种情况下,什么“专治癌症”、“祖传秘方”、“治癌新药”,便应运而生。只要宣传谁能治癌,他那里一下子就会热闹起来。至于究竟能不能治病,效果如何?却很少有人认真去了解,致使许多病人上当受骗,贻误治病机会。比如:不管什么药品、食品,只要和癌一挂钩,就畅销,就涨价,不管什么样的“医生”、“气功师”只要和癌一挂钩,就身价百倍。有的“医生”、“气功师”,还有掮客、二道贩子便贪利忘义,沽名钓钱,乘人之危,发癌难财。还有一些广告、报道,在介绍一个医生、一种疗法、一种药品的时候,不是本着实事求是的态度,而是夸大事实,添枝加叶。有的把实验室的成果,当成临床实践的成果去宣传,有的把个别的、一时的疗效当成带有普遍意义的东西去宣传。对于这些,我们必须百倍警惕,决不轻信。否则,就很可能是花了钱不治病或者是花了钱搭上命。
??? 同志们对我的病都很关心,1978年,有一位同志拿一份简报,欣喜地送给我。这份简报是某科学院上送中央政治局的信访简报。内容是介绍一个叫李××的女人,用秘方治好了4个晚期癌症病人。对这样一份严肃的高规格的推荐“医生”的简报,哪有不信之理。消息一传开,这个“医生”顿对身价百倍。请她到北京来看病,都是飞机来,飞机去。一般的病人要想请她看病,还排不上号呢。有的同志建议我也去吃吃她的药。如果我愿意的话,还是可以办到的。但当时我认为说的太玄了,对于长期没有被征服的恶症,竟然被突然冒出来这么一个“神医”征服了。可能吗?要做调查研究。对这个“医生”行医和治癌的经历,对简报上介绍的病例的真实性,都需要弄个明白。不经过一定时间的检验是不能轻信的。果然,没有多久,这个“神医”就露馅了。凡是吃她的药的病人,没有一个缓解的。最后证实这李××是个骗子。
??? 还有同志向我推荐“××草”,说此药有一位什么长吃了效果很好,并经领导同意持“××草”的医生在一个医院开诊,希望我去就医。据说还可以打保票,但是我没有去。而给我治疗的西医,中医,从来不给谁打保票,可是我信任他们。因为经过时间和实践检验,他们的治疗是有效的。
??? 至于一些江湖医生,骗人的事就更多了。如用鼻子吸什么东西;把头发丝烧焦闻烟就能把癌治愈。还有这个药,那个方,反正办法很多。恐怕许多同志也听得不少。遗憾的是尽管已经有许多人受过骗,但还有后来人继续受骗。我讲这些不能治病的、骗人的事,目的就是想提醒广大病友,要特别警惕。我们不能超越现实医学科学水平,抱着不切实际的幻想,去找什么妙术奇方。我们不能失掉理智,听到一些经不起推敲、毫无根据的什么办法,什么偏方都想去试一试,碰碰运气。我们没有本钱去押这种“宝”,不能拿生命去赌博。可有的人说,万一要碰上真的能治好的呢?所以,总想去试试。我说,我们是癌症病人,没有本钱去试。的确我们试不起,更输不起,一输就要蚀老本,造成无法挽回的后果。也许有人会说:? “我不能等死啊;我说,是不能等死,但也不能去找死,与其找死,还不如等死。当然正确的态度应该是不要急于去试,先听一听,看一看,听他们说的是否真有道理,看他们说的是否真有实效,而且要看它一段时间。总之,既要掌握信息,又要调查研究,要了解所流传的种种情况的来龙去脉,要了解临床效果,即接受那种治疗的人,有多少是有效的?是个别情况还是有普遍意义。还要看它是否能经得起时间检验。如果是刚刚开头,而且又说的那么神,就不要急于就医。即使经得起时间和实践的检验,也还要根据自己的情况,考虑是否就医,千万不能急不择医,盲目求治。
??? 还有一种情况,就是病人家属听到哪里有“名医”就千方百计去找,那怕是花去精神的、经济的大量消耗,亦在所不惜。只要是医生找到了,钱花到了,礼送到了,药吃到了,即使病人死了,他们认为心里也得到了某种安慰,因为亲人得的本来就是“不治之症”。只要心意尽到了,什么遗憾,歉意也就没有了。这种只图心理上得到安慰,而不分析对治病有无利弊的作法,和那些甘愿为菩萨烧香叩头的作法,是同样的心里。这种情绪,反馈到病人身上,不会产生什么力量和信心,没有任何积极意义,因而是不可取的。
??? 一般来说,人们往往认为:多用些贵重药,多一些办法,多一些手段,总归会好一些,保险系数会大一些。其实,药物并不一定是越贵重越好,办法也不一定是越多越好。不论是几个医生同时开的几种药,或是宣传、广告中所鼓吹的治癌特效药和新办法,决不能同时都服用,或同时都应用。且不说误服那些假冒药品,就是优质名贵药品,也不能滥用,且不说那些江湖医生、江湖气功师的什么招数,就是正经医术、正当办法也不能乱用。因为第一,要考虑这些药品,医术、办法是否对症,它们会不会有交叉反应,会不会产生预想不到的后果。有的人办法虽然很多,想请什么人治疗,就能请到什么人治疗,想用什么药,就能得到什么药,但是效果并不一定都很好,有的不仅没有延长存活期,反而提前死亡了。这说明,它们的效果并不是1加1等于2,也许等于零。而他们的副作用,却可能是1加1等于3。如果碰上江湖骗子,那后果就更难想象了。本来有的病人还可以继续生存,从长计议,可是这一来,却失掉了宝贵的时间。对于癌症病人来说,时间就是生命。所以我劝病友们,千万不能乱投医,吓死了不好,治死也不好。在这方面,有许多人是付出了很昂贵的代价的。我们都应该接受这些教训。

于保法